dafdsfasd
最新公告: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前沿
理论前沿


自身安全与共同安全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的十大关系之十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4-29 17:55:51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418


    中国置身于资本主义世界丛林,首先是“穷者独善其身”,发展壮大强大自己,增强自己的综合国力与影响力,在比较优势的基础上,赢得对主要资本主义大国的竞争优势,在经济、科技、社会等多方面多领域赶超西方,领先世界,从而不断增强我们的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在可预期的将来,中国倘若不能赢得对主要资本主义大国的竞争优势,取得世界领先地位,就不能显示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那么我们的道路、制度、理论和文化对中国乃至世界人民就没有吸引力与感召力。就此而言,发展是第一要素,发展就是最大的安全,不发展或缓慢发展就是最大的不安全。发展不仅可以直接增强国家的实力与势力,而且可以发展出多种维护和塑造国家安全的手段,从容与有效应对各种问题、矛盾、风险和挑战。

 发展是第一要素,安全是头等大事,中国的国家安全主要是积极维护自身安全。推进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即不断做大蛋糕;比较合理而公正地分配收入与财富,即切好分好蛋糕。独立自主地发展自己的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以及独立自主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要排斥一切先进的、适合中国国情的东西。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国家之间博弈竞争越来越集中于科技竞争,中国必须把核心科技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使自己的科技总体上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解决“失语就要挨骂”问题,在国际舆论竞争中,不断提高中国的话语权,中国说话,世界倾听,而且听了还会自觉付诸行动。这种话语权在经济领域就是定价权,中国不仅是“世界工厂”,在产业链上,要下大力气做好完整、完善、完美的功夫,而且更要成为世界定价中心,影响乃至控制世界的价值链,使“中国制造”物有所值,而不能长期停留在物美价廉上。应心平气和地妥善地对待与处置“中国威胁论”。“不招人妒是庸才”,中国发展强大肯定会招惹一些国家的妒忌,甚或会感觉到某些威胁,我们应当耐心细致地做好相关工作,但是并不一味地妥协退让,搞无原则地“温良恭谦让”那一套。对于那些一贯地冒犯中国、损害中国国家利益与形象的国家,就应当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大国就要有一个大国的样子,既要树德,也要立威。

 在无政府世界中,一个国家为维护本国安全所做的一系列努力,并不一定会增进本国的实际安全与安全感,因为相关国家和临近国家通常也会采取相应的投入与行动,这些投入和行动很可能会抵消、削弱先行者的努力,甚或使先行者的努力相形见绌,如此会引发新一轮的行动,这样缺乏互信与安全感的国家之间便会陷入“零和博弈”。历史上,包括第一次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欧洲、冷战时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内的军备竞赛,使得“零和博弈”反复出现,被期待的和平发展的世界在泥潭中越是挣扎,陷得越深,局面越是被动。一段时期以来,中国国家安全面临一系列问题与挑战,诸如“美元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颜色革命陷阱”“周边安全陷阱”以及“俢昔底德陷阱”等一连串问题,都是中国必须认真努力加以应对的。每一陷阱都会涉及到矛盾的双方或多方,都不是中国凭借一己之力就能轻轻松松加以解决的,必须得到相关国家的理解与配合。

 随着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人民的需要也会不断调整与提高,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在一定意义和程度上早已做了比较合理而接近科学的解释。特别是随着有钱有闲的中产阶层群体的扩大,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越来越突出。这种生活品质不仅体现在衣食住用行等物质品质上,更有所谓“自由”“民主”“人权”“自我价值实现”等精神品质。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总体国家安全观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不断增进人民的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尤其是主人翁责任感,就是要切实解决社会矛盾,提升人民的安全感。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始终不渝地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开始建设社会主义的时期,我们就提出并基本做到“五保”(针对老、弱、孤、寡、残人员实施的保吃、保穿、保住、保医、保葬等援助),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奢谈什么渡人救人。中国人口占世界超过1/4,诸多资源的人均拥有量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解决好本国人民的衣食住用行等基本生存问题,不向他国伸手(要援助),不拖累世界发展进步,就是对世界的最大贡献。今天在迈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时期,我们提出了“七所”(习近平总书记所突出强调的“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在此条件下,中国力所能及对世界要有所贡献。

 中国提出共享发展与共同安全是协调统一的。“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万里长征,“独行快,众行远”。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需要世界人民大团结,凝聚磅礴力量,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中国要为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倡议并推动建设世界百花园、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1957年3月19日,毛泽东起草准备在南京、上海党员干部会议上讲话的提纲,其要点有

 “中国应当是辩证法发展的国家。采取现在的方针,文学艺术、科学技术会繁荣发达,党会经常保持活力,人民事业会欣欣向荣,中国会变成一个大强国而又使人可亲。”[60]

 1956年11月12日,毛泽东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中写道:

 “中国将变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51]

 1959年6月11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秘鲁议员团时说:

 “中国不仅要自己料理自己,自己过生活,还应该对别的国家和民族进行帮助,对世界有些益处。同别的国家一样,不仅要为自己而且还要对世界做些贡献。”[62]

 中国不仅要把自己发展得像个样子,而且还要对世界有较大贡献,既有和平的贡献,也有发展的贡献。

 “你有那么多人,你有那么一块大地方,资源那么丰富,又听说搞了社会主义,据说是有优越性,结果你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像个什么样子呢?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所以,超过美国,不仅有可能,而且完全有必要,完全应该。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中华民族就对不起全世界各民族,我们对人类的贡献就不大。”[63]

 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相关商品与服务)、平等互利的“中国方案”(“一带一路”倡议)、独立自主的“中国模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当今中国对世界“三大贡献”。这些贡献要落到实处,给相关国家乃至全世界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还要许多投入。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仍然并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对世界的贡献要量力而行,不能不顾实际而打肿脸充胖子。即便中国已经对世界有所贡献,也需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不能摆出一副施舍者的面孔和架势。

 “在国际上,我们反对大国主义。我们工业虽少,但总算是大国,所以就有些人把尾巴翘起来。我们就告诉这些人‘不要翘尾巴,要夹紧尾巴做人’。我小的时候,我的妈妈就常常教育我‘夹紧尾巴做人’。这句话很对,现在我就时常对同志们讲。”[64]

 多年来,我们对外交往一直“不以意识形态划线”,以国家利益的最大公约积极数寻求战略合作伙伴,我们的生意伙伴遍天下。新时期,国际风云变幻莫测,美国在民粹主义基础上扩张霸权主义,中国树欲静,美国风不止,美国不仅以国家利益划线,而且还以意识形态划线,视中国为摩擦的主要对象、竞争的主要对手。共产党人坚持国际主义,中国人继承儒家大同思想,新时期出于日趋严峻的客观斗争需要——需要凝聚最磅礴的力量,需要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我们不应再遮掩我们本来应有的色彩。

 实现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是全国人民的共同理想,中国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只有在社会主义基础上坚持爱国主义,坚持国家利益至上,才能实现政治独立与经济独立,才能维护国家发展利益与安全利益,才能维护国家的根本安全——政治安全。

 “整个帝国主义西方世界企图使社会主义各国都放弃社会主义道路,最终纳入国际垄断资本的统治,纳入资本主义的轨道。现在我们要顶住这股逆流,旗帜要鲜明。因为如果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附庸国,而且就连想要发展起来也不容易。现在国际市场已经被占得满满的,打进去都很不容易。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65]

 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大危机带来大冲击,导致大萧条,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左翼思潮泛起,“马克思是对的”,社会主义又回来了。过去的和现在的、理论的和实际的都在表明,只有在社会主义基本价值与原则的基础上坚持国际主义,坚持大小、贫富国家一律平等,才能有效地反对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抵制和消除狭隘民族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才能团结世界范围内最广大的人民,才能凝聚最磅礴的世界和平力量,结成最广泛的反帝反霸反强权的国际统一战线,实现和平与发展,实现共同安全与共享发展,真正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理应遵循国际主义的原则,真诚地支援被压迫的国家和民族,帮助人家发展民族经济”,“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如果出现资本主义复辟,必然会变成超级大国”,“如果中国有朝一日变了颜色,变成一个超级大国,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到处欺负人家,侵略人家,剥削人家,那么,世界人民就应当给中国戴上一顶社会帝国主义的帽子,就应当揭露它,反对它,并且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66]

 综上所述,国家安全花样百出,头绪多端,一头连着理论,一头连着实际,一头连着政策,一头连着法律。完整地、准确地认知和把握国家安全,做好国家安全的理论研究、统筹决策、落实执行等各项工作,必须知行合一,必须上升到哲学高度,如此才会有相应的理论深度。国家安全领域的十大关系实质是国家安全领域的十大矛盾,有矛盾就有斗争,因此国家安全哲学是斗争哲学。国家安全的维护与塑造,有其内在的逻辑和规律,因此国家安全哲学也是科学哲学。国家安全既有科学,又有艺术,是一门关于斗争的艺术,是科学与艺术的统一;国家安全哲学既是科学哲学,又是斗争哲学,是科学哲学与斗争哲学的融合。(江涌)

 注释: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2015年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第二条。

  [2]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11日)。

  [3]习近平在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0月),《求是》2016年第1期。

  [4]毛泽东《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745页。

  [5]钟国安《以习近平总书记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引谱写国家安全新篇章》,《求是》2017年第8期。

  [6]《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2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89页。

  [7]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2015年10月29日),共产党员网“习总书记重要讲话”,http://news.12371.cn/2015/12/31/ARTI1451569653433470.shtml。

  [8]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3版修订版,第660页。

  [9]周恩来《进一步提高军队的政治素养》,《周恩来选集》(下),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274页。

  [10]《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三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56页。

  [11]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2页。

  [12]比利时马克·范德皮特《资本主义危机》西班牙《起义报》2011年1月26日,参见中国网(http://www.china.com.cn/international/txt/2011-02/18/content_21948918.htm)上网时间:2011-02-18。

  [13]罗思义《不要只关注上合“朋友圈”内的事,也要看清这些外部挑战》,观察者网2018年6月8日。

  [14]江涌《论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逻辑起点》,《国有资产管理》2017年第3期。

  [15]邓小平《国际形势和经济问题》(一九九○年三月三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53页。

  [16]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一九九二年一月十八日——二月二十一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83页。

  [17]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17年10月18日)。

  [18]参见1942年9月1日中共中央通过《关于统一抗日根据地党的领导及调整各组织间关系的决定》。

  [19]周恩来对全国科学工作、戏剧创作等会议代表的讲话,参见周恩来1962年《论知识分子问题》。

  [20]毛泽东《《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按语选》(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二月),《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49页。

  [21]毛泽东《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一九五八年一月),《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1页。

  [22]《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15页。

  [23]毛泽东《同绥远负责人的谈话》(一九四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毛泽东文集》第六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5页。

  [24]《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四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73页。

  [25]习近平在新任政治局常委与记者见面会上发表讲话(2012年11月15日)。

  [26]习近平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6年1月12日)。

  [27]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17年10月18日),共产党员网“习总书记重要讲话”,http://www.12371.cn/2017/10/27/ARTI1509103656574313.shtml。

  [28]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版,第588页。

  [29]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2014年10月8日),共产党员网“习总书记重要讲话”,http://news.12371.cn/2014/10/08/ARTI1412782565836372.shtml。

  [30]习近平在十八届六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6年10月27日)。

  [31]《孙中山全集》(卷9),中华书局1986版,第120页。

  [32]《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31-1432页。

  [33]《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679页。

  [34]《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79页。

  [35]毛泽东《价值法则是一个伟大的学校》(一九五九年三月、四月),《毛泽东文集》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4页。

  [36]“土地价值之增加,咸知受社会进化之影响,试问社会之进化,果彼地主之力乎?若非地主之力,则随社会及增加之地价,又岂应为地主所享有乎?可知将来增加之地价,应归社会公有。”参见《孙中山全集》(第2卷),中华书局1982年版,第522页。“当改良社会经济组织,核定天下地价,其现有之地价仍属原主,所有革命后社会改良进步之增价,则归于国家,为国民所共享。”(同前)第297页。

  [37]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3页。

  [38]习近平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11日)。

  [39]《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15页。

  [40]毛泽东《共产党是要努力于中国的工业化的》(一九四四年五月二十二日),《毛泽东文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46页。

  [41]《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一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481页。

  [42]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04页。

  [43]梅新育《中国产业不是美国政治替罪羊》,《人民日报》海外版2012年3月22日第001版。

  [44]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67页。

  [45]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65版,第827页。

  [46]《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128页。

  [47]《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版,第581页。

  [48]清王韬《弢园文录外编·重民中》。

  [49]语出马克斯·韦伯,转引自王鸿貌《税收合法性研究》,《当代法学》2004年第4期。

  [50]德哈贝马斯《重建历史唯物主义》,郭官义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第287页。

  [51]习近平《努力打造“信用浙江”》,《之江新语》,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8页。

  [52]毛泽东《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一九五三年九月十二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104页。

  [53]《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二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89页。

  [54]习近平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2016年1月12日)。

  [55]《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566页。

  [56]毛泽东《〈农村调查〉的序言和跋》,《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790页。

  [57]毛泽东《关于重庆谈判》,《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162页。

  [58]毛泽东《愚公移山》,《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102页。

  [59]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2014年9月3日),共产党员网“习总书记重要讲话”,http://news.12371.cn/2014/09/03/ARTI1409751376413746.shtml。

  [60]《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三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119页。

  [61]《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三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29-30页。

  [62]《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四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67页。

  [63]毛泽东《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一九五六年八月三十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296页。

  [64]毛泽东《吸取历史教训,反对大国沙文主义》(一九五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毛泽东文集》第七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23页。

  [65]邓小平《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11页。

  [66]《邓小平在联大第六届特别会议上的发言》,《人民日报》1974年4月11日。(江涌)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中国红星网.中国
 





 
热点推荐
·怎样维护我国生物安全?(1)
·我国面临什么样的生物安全形势?(下)
·我国面临什么样的生物安全形势?(上)
·如何理解生物安全的内涵?
·什么是生物战和生物战争?(下)
·什么是生物战和生物战争?(上)
·自身安全与共同安全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
·精英与大众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的十大关
·实体与虚拟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的十大关
·东南与西北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的十大关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的十大关
·和平发展、动荡危机与战争革命的关系——关
·社会主义、国家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关系——关
·科学性与艺术性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的十
·安全与发展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的十大关
·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
·战“疫”中的军事理论
·新华社:专访戴旭《决胜新空间》
·党的领导与资本主导的关系——关乎国家安全
·延安文艺座谈会和《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

友情链接
中国军网 国防新闻网 时代中国网 军事网 荣誉军人网 中国唱歌网 中国大爱联盟 中国记录 中国礼仪协会
沂蒙爱心家园 大社保网 中国责任网